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魏无羡唇角微勾,将长弓在手里转了两转,往后一抛。那头金子勋见他这下风头比兰陵金氏更大了,重重一哼,面上心上都不是滋味,又道:“不过是开场箭而已,搞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你现在蒙着眼,有本事你整场围猎都蒙着眼?待会儿百凤山上见真章,分胜负!”金子轩忍了很久了,看着江厌离越发难看的脸色,呵斥道“闹够了没有!”魏无羡抬手拦了烂,挑眉笑道:“好啊?”金子轩看了看魏无羡,冲金子勋骂道“滚!”金子勋咬了咬牙,低头带着自家修士进了猎场。金子轩侧头道“你小子别在意,金家里头总有些疯子,等我回去处理一下。”魏无羡嘘了一声,看了看江厌离“你还是照顾好我阿姊吧!走了!”魏无羡摆摆手,蒙着双眼,负着双手,不疾不徐地朝百凤山山道前行,仿佛不是来参与围猎,而是在自家闲庭信步。蓝忘机策马追了过去。江厌离看着他俩的背影,蹙起了眉头,侧头看向金子轩“刚刚那是谁?”金子轩轻敲了敲手指,看向远方“不过是金家的几个废物点心。”江厌离摸了摸缰绳,笑道“既然是废物,那就让他从金家消失吧。”而魏无羡独行许久,终于在百凤山深山内找到了一个很适合休息的地方。一根极为粗壮树枝,从更为粗壮的树干上横着生长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魏无羡在枯皱的树皮上拍了两把,感觉甚为结实,轻轻巧巧地跃了上去。观猎台的喧嚣之声早已被阻绝在山林之外,魏无羡靠在树上,抹额之下的双眼眯起。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在他脸上。他举起陈情,唇中送气,手指轻抚。清越的笛声飞鸟一般冲向天际,在山林中传得悠远绵长。魏无羡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垂下了一条腿,轻轻晃荡。靴子的足尖扫过树下的野草,被碧青草叶上的晨露沾湿了也不在意。一曲毕,魏无羡抱起双手,换了个更舒服惬意的姿势靠在树上。将陈情握在手上,反复摩挲。不知坐了多久,久到他就快睡着了的时候,忽地一动,清醒了过来。有人走近。不过这人身上并无杀意,因此他仍是歪在树上懒得起来,连蒙眼的黑带也懒得摘,只是歪了歪头。半晌,没听到对方说话,魏无羡忍不住主动开口,问道:“你是来参加围猎的?”对方不应。魏无羡笑道:“你在我这附近可猎不到什么东西。”对方依旧一语不发,但朝他走近了几步。魏无羡倒来了点精神,普通的修士瞧了他都有几分忌惮,就算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怎么敢靠近他,遑论是单独相处,而且还靠的这么近了。若不是这人身上不带半点杀气,魏无羡还真觉得对方像是不怀好意。他微微直起身子,侧首望着对方站立的方向,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刚想说点什么,突然被重重推了一把。魏无羡被推得背部砸在树上,右手刚要扯下蒙眼的抹额,立即被来人拧住了手腕,劲道不小,一挣居然挣不开,可是仍然没有杀意。魏无羡左袖微动正要抖落符咒,却被对方觉察意图,依样擒住,按着他两手压到树上,动作极其强硬。魏无羡提起一脚正要踹出,忽觉唇上一温,当场怔住了。这熟悉的触感,身上淡淡的檀香,不用他动脑子想都知道是谁了。魏无羡心中暗笑,蓝湛越来越会玩了。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小心翼翼,难舍难分。魏无羡还没决定好到底该怎么办,缠绵的唇齿却忽然变得凶悍起来,魏无羡的牙关没咬紧,被蓝忘机侵入,一下子变得毫无招架之力。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想扭过头去,蓝忘机却捏着他的脸把他强行扭了回来。唇舌翻搅间,他也目眩神迷,直到蓝忘机在他下唇上咬了一下,厮磨片刻,恋恋不舍地离开后,这才勉强回过神来。魏无羡被亲得浑身发软,靠在树上好一会儿,手臂才涌上些许力气。他喘息,笑骂道“蓝湛!你给我抹额解开!”蓝忘机抬手将抹额拽下,阳光刺得魏无羡眼睛一痛,还不等他做出反应,蓝忘机就替他遮住了眼睛。过了好一会魏无羡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和抹额缠在一起的红发带,他还有些恍恍惚惚,下意识的摸了摸系在一起的疙瘩,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蓝湛,我们……快点成亲吧!”蓝忘机耳垂通红,抬手环抱住魏无羡,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好。”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已到☆、魏无羡今天终于明白了上来容易,下去难这句话,他被蓝忘机亲的恍恍惚惚,如今脚底发虚,实在是下不去了。

书友推荐:夺娇大王万万不可!他的暗卫恋爱从结婚开始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岁岁平安替身男配只想赚钱龙啸九疆千里宦途戏中意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升迁之路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镜中色在北宋当陪房骤落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官途:权力巅峰
书友收藏:官路红途嫁给铁哥们一品红人诱奸儿媳鸿蒙塔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绝品宏图当酒厂团队成为警界之光弹幕都以为我是大善人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他说我不配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官途:权力巅峰在北宋当陪房草原牧医[六零]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借种( 1V1 高H)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