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金子轩爽朗一笑“那可不是,哎呦,我在这都闻到醋味了!”魏无羡皱了皱鼻子,仰天长叹“哎!阿姊不向着我了啊!”金子轩险些笑的从马上摔下来“哈哈哈哈哈哈,你阿姊现在是我的人了,你去找你家那口子去吧!”惹得江厌离白了他一眼。蓝忘机眉间含着淡淡的笑意,柔声道“我收下了!”蓝曦臣盯着台上的孟瑶,轻笑着摇了摇头,金子轩登上家主之位后,说要认回孟瑶,可惜孟瑶只是把自己母亲的牌位放入了金氏祠堂,认了金子轩这个哥哥,却不肯改名,这次围猎,也是他来帮金子轩策划的。正在这时,孟瑶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响起:“清河聂氏骑阵入场!”聂明玦极高,站立时便给人极大压迫感,骑在马上更有一种俯瞰全场的迫人威势,观猎台上的嘈杂霎时小了许多。在世家榜榜上有名的男子出场时,几乎都免不了要被砸一头一脸的花雨,排名第七的聂明玦则是个例外。若说蓝忘机是冷中带冰,如霜胜雪,聂明玦则是冷中带火,仿佛随时会怒气腾腾地灼烧起来,更让人不敢轻易招惹。因此,即便胸口怦怦狂跳的姑娘们手里已经攥牢了汗津津的花朵,却怎么也不敢掷出去,生怕恼了他,反手就是一刀劈垮整座观猎台。不过崇拜赤锋尊的男修助阵不少,欢呼声反倒格外震耳欲聋。而聂明玦身旁的聂怀桑今日依旧是穿得考究无比,悬刀佩环,纸扇轻摇,乍看好一个浊世佳公子,然而谁都知道,他那把刀根本不会有什么拔出的机会,待会儿多半也只会在百凤山里逛逛看看风景而已。清河聂氏之后,便是云梦江氏了。江厌离同魏无羡同时策马入场,刹那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花雨,砸得江厌离眼花缭乱的,只好扭头盯着金子轩,转移注意力。魏无羡刚开始沐浴其中,甚为惬意,后来看见蓝忘机冷然的脸色,立马收敛了起来,冲蓝忘机挥了挥手。正在此时,一排白底金纹的修士带着轻甲坐在高头大马上冲了出来。为首的马上之人身姿潇洒,白衣若雪,眉目比眉间一点朱砂更为明俊夺目,挽弓姿势英气逼人,正是金子轩。金子轩紧盯住身前的江厌离,眼角眉梢藏着些许柔情之意。魏无羡嗤了一声,在马上笑个半死:“金子轩,我也真是服了你了,跟只花孔雀似的。”江厌离轻咳一声,脸上满是掩不住的笑意“咳!我觉得…嗯…挺好的。”魏无羡笑趴在马上,连着眼泪都笑了出来“哈,阿姊你这昧良心说话啊!”江厌离紧绷住嘴角,不让自己笑出来“多好!小轩多可爱!”魏无羡摸了摸眼角沁出的泪花,上气不接下气,道“哎呦,我不和你说了。阿姊,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也得去找我家情人喽!”说着,金子轩已策马奔至靶场之前。这排靶子是正式入山前的一道关卡,入山参与围猎者要在规定距离外射中一只才能取得入场资格。箭靶有七圈,分别对应七条入场山道,箭落处距离红心越近,对应的山道便地利越佳。金子轩速度分毫不缓,反手拔出一只羽箭,拉弓一射,正中红心。观猎台四面一片欢呼。见金子轩大出风头,江厌离挑了挑眉,眼中透露出些许喜悦。忽然,不远处传来重重一声哼,一人高声道:“在场哪个谁不服气,尽管都来试试能不能比子轩射得更好!”这人高大俊朗,肤色微黑,嗓门嘹亮,乃是金光善的侄子,金子轩的平辈堂兄金子勋。此前金麟台开办花宴之事,魏无羡与金子轩有过一些意见不和,他记了这个仇,现在便过来挑衅。江厌离蹙起了眉头,似乎是没想到这是哪来的傻子。魏无羡微微一笑,金子勋见他不应答,面露得意之色。而等云梦江氏的骑阵也行至靶场之前,魏无羡对正在马上搭箭试弓的蓝氏双璧道:“蓝湛,帮个忙?”蓝忘机扫他一眼,轻声道“何事?”魏无羡勾了勾唇角,笑道“你把你头上的抹额接我用用?”身旁的蓝曦臣有些不解,道“无羡,你手上不是缠着一条忘机的抹额吗?”蓝忘机解下头上的抹额,递了过去。魏无羡接过抹额,神神秘秘地笑了笑“大哥,你不懂。这是情趣!”魏无羡迅速将抹额系在目上蒙住了双眼,搭弦、拉弓、放箭——命中!这一连串动作完成得如行云流水、电光火石,旁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靶上红心便被穿了个透心凉。静默片刻,四面八方这才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喝彩,比方才为金子轩掀起的更加狂热。

书友推荐:偏执攻怀了颗蛋以后万人嫌神探凭亿近人他说我不配投喂流放罪臣后,她被迫现形了不乖(姐夫,出轨)宋相思楚辞私吻蝴蝶骨望门娇媳镜中色夺娇穿成恋爱脑女配小姑姑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我全家都是灭世BOSS主角攻受拒绝恋综修罗场骤落一品红人被活埋三年:我死了,他疯了!岁岁平安
书友收藏:官道征途:从跟老婆离婚开始借种( 1V1 高H)他说我不配直上青云娘娘总是体弱多病触手怪她只想生存嫁给铁哥们官梯险情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被嫡姐换亲之后官路红途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替嫡姐爬上龙床,她宠冠后宫龙凤猪旅行团官途:权力巅峰一品红人强者是怎样炼成的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姜暄和慕容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