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魏无羡俯下身,轻笑“对啊!我死后化为厉鬼,来找你复仇了啊,不知道你想怎么死呢?”冰冷的气息缠绕在温晁身侧,吓得他眼泪当时就掉下来了“不!你不能杀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魏无羡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哈哈哈哈,你爹了管不了你啊!”他笑完低了下头,眼角微红,冷声道“今日就是你给江氏偿命之时了!”魏无羡抬起手,将陈情贴在唇边,阴冷诡异的笛声缠绕在温晁的耳边,一瞬间他便神色崩溃,抱头痛哭。魏无羡冷笑,心道“别急,一切才刚开始呢!”与此同时江厌离正带人走在树林前,突然察觉有人走进,侧首一看。来人一身白衣,束着抹额,飘带在身后随发轻扬,面庞白皙如玉,俊极雅极,在月光之下,整个人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江厌离喜上眉梢,道“忘机!阿婴呢?你们没事吧?这些日子你们跑到哪里去了?”蓝忘机眉间柔和了下来,颔首道“阿姊。魏婴……”“啊!”未等蓝忘机的话说完,驿站方向就传来一阵尖叫。江厌离看了看蓝忘机手中的随便,心下有些不安,冲蓝忘机点了点头“先去驿站看看吧。”蓝忘机顿了顿,眼中透露出些许迟疑,最后还是跟着江厌离一同向温晁藏身的监察寮走去。阴气四溢,怨气横生。然而,大门两旁的符篆却是完好无损的。江厌离蹙起了眉头,冲身后的弟子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散开,她自己拔开濉河,一剑挥向大门,剑气将大门撞开。进门前江厌离扫了一眼门上的符篆,咬紧了下唇,别人认不出,但魏无羡的字迹她还是认得出来的,这画符的手法,起势都对上了,她心中有些不安。监察寮内的景象惨烈无比。庭院里,满地都是尸体。而且不止庭院,连花丛、走廊、木栏、甚至屋顶上都堆满了尸体。这些尸体全都身穿炎阳烈焰袍,是温家的门生。身边的一个弟子将尸体翻了过来,看到这张惨白的脸上挂着横七竖八的血痕,冲江厌离道“宗主,七窍流血。”江厌离看了看脚边的尸体,两眼翻起,面目全非,口边流着黄色的胆水,竟是被活活吓死的。一位门生道“宗主,察看过了,全都死了,而且,每一具尸体的死法都不同。”绞死、烧死、溺死、毒死、冻死、割喉死、利器贯脑死……江厌离蹙起眉头,喃喃道“究竟是什么人?阿婴……是你吗?”蓝忘机默然不语,率先入屋。温晁的房间屋门大开,屋子里只剩下一具女尸。这具女尸衣衫轻薄,口里塞着半截凳子腿,竟然是因为强行想要把这截桌子腿吞下肚子里,才活活把自己捅死的。江厌离俯身将这具女尸扭曲的脸扭过了过来,打量了一下,松开手,面色冷然“王灵娇?”身旁的门生递上帕子,她擦了擦手,冷声道“让她灰飞烟灭就像没出现过一样。”门生俯身领命。江厌离站起身,缓缓踱步到门前,抬手将门上的一张黄底朱字的符篆揭了下来,这张符篆乍看之下,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有些微妙之处令人极其不适。她转头看向蓝忘机,冷笑一声,道“呵,忘机你怎么看?”蓝忘机眉头微皱,如实答道“多了。”这种镇宅符篆的画法,他们早在十五六岁时便能熟记于心,然而,这一张符篆龙飞凤舞的朱砂之中,多出了几笔。而就是这几笔,改变了整张符咒的纹路。现在看起来,这张贴在门上的符咒,仿佛是一张人的脸孔,正在森然地微笑。江厌离甩了甩手中的符纸,漫不经心地道“这多了的一笔是干什么用的呢?”蓝忘机轻咳一声“被逆转了,这符是招邪的,它能招邪聚煞。”江厌离将手中的符纸狠狠地拍回门上“别人的笔锋走势我看不出来,阿婴的我还是认得出来的!忘机,你告诉我,他在哪里?”蓝忘机低头不语,半响才道“他去追温晁了。”江厌离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怒气“这臭小子,忘机你和我一起去追他!我就不信他能躲我一辈子!”作者有话要说:除夕快乐!宝贝们,今晚守岁,十二点还有一更!耶!新春快乐!武汉加油!☆、听魏前辈讲过去的故事“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人,少时听到他的名字噤若寒蝉,而今回首,却发现身边只他一人相伴。”魏无羡低下头轻笑一声,小心的将桌上的画拿了起来。画上的少年一如往昔,神色自若,正襟危坐,倚窗静读,眉目神态惟妙惟肖,从骨子里透露出来一种淡泊安逸的气息,只是这鬓边却画着一朵芍药花……

书友推荐:夺娇大王万万不可!他的暗卫恋爱从结婚开始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岁岁平安替身男配只想赚钱龙啸九疆千里宦途戏中意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升迁之路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镜中色在北宋当陪房骤落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官途:权力巅峰
书友收藏:官路红途嫁给铁哥们一品红人诱奸儿媳鸿蒙塔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绝品宏图当酒厂团队成为警界之光弹幕都以为我是大善人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他说我不配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官途:权力巅峰在北宋当陪房草原牧医[六零]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借种( 1V1 高H)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