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后续的状况,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金子轩和魏无羡一起殴打江晚吟了。虽然在外人眼里,是金子轩和魏无羡打了起来,江晚吟凑上前被波及了。【这一架打得惊动了两大世家。江枫眠和金光善当天就从云梦和兰陵赶来了姑苏。两位家主看过了罚跪的两人,再到蓝启仁面前受了一通痛斥,双双抹汗,寒暄几句,江枫眠便提出了解除婚约的意向。他对金光善道:“这门婚约原本就是阿离母亲执意要定下的,我并不同意。如今看来,双方都不大欢喜,还是不要勉强了。”金光善吃了一惊,略有迟疑。无论如何,与另一大世家解除婚约,总归不是件好事,他道:“小孩子能懂什么事?他们闹他们的,枫眠兄你我大可不必理会。”江枫眠道:“金兄,我们虽然能帮他们定下婚约,却不能代替他们履行婚约。毕竟将来要共度一生的是他们自己啊。”这桩婚事原本就不是金光善的意思,若想与世家联姻巩固势力,云梦江氏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他历来不敢违背金夫人而已。反正既然是由江家主动提出的,金家是男方,没有女方那么多顾虑,又何必纠缠。何况金子轩一向不满江厌离这个未婚妻,他是知道的。一番考量,金光善便大着胆子答应了这件事。】魏无羡跪在地上无聊的戳起了蚂蚁,哎!想他魏无羡在家有阿姊宠着,这辈子没挨过罚,如今在这蓝家倒是体验了一把。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耸动的肩,几乎是吓到了,在他看来魏无羡从来都是脸皮厚极了,怎么会哭呢?可细细想来,魏无羡也不过是个少年郎,在家的时候有阿姊宠着,到了蓝家后反倒是回回挨罚。想到此处蓝忘机不禁出声道“你无事吧?”魏无羡听到了蓝忘机的声音,举着树枝就转过了头“蓝湛!你来看我了?”蓝忘机见此脸色沉了下来“无聊。”转身就走,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背影有些不解“这,蓝湛又在气什么啊?”作者有话要说:我有个朋友想看评论,真的☆、当日夜里,江枫眠就带着魏无羡回莲花坞了,期间魏无羡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个人独自纠结了很久,心里悄悄做了一个决定,故作肚子疼,偷偷从房间遛了出来,一路躲着其他人的巡视跑去了静室。只是当他见到蓝忘机的那一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看着静坐于书案前江厌离,魏无羡笑了笑,刚想转身离去,就被蓝忘机给叫住:“魏婴,你……”魏无羡停下脚步,深呼吸了好几口,才笑着转过身道:“蓝湛,我要走了……”蓝忘机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闷声道:“现在…就走吗?”魏无羡往前走了几步,但当视线触及到蓝忘机的时候,反而往后退缩了一点距离,似乎察觉自己的动作太大了,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怎么说,迟疑片刻后,轻声道:“是……”良久,蓝忘机才轻嗯一声道:“我知道了……”话还未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江枫眠催促的声音,蓝忘机身体一僵,说话声音渐渐低落下去。“没关系的,蓝湛,我…我回了莲花坞,还可以给你写信。”魏无羡语调急促的说道,“蓝湛,我……”“我希望之后你能给我回信!”说完,魏无羡就从静室跑了出去。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蓝忘机收回眸光,垂下,良久叹道:“好。”还没等蓝忘机有时候伤感一番,刚刚急冲冲跑出去的人有回来了,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了蓝忘机。“临别了,抱一个不太过分吧。”蓝忘机浑身一僵,半天没有说出话,感觉到蓝忘机的僵直,魏无羡一怔,慢慢的收回了手,有些失落的低声道:“算了,险些忘了你不与旁人接触……”话音未落,魏无羡便被蓝忘机揽入怀中。“你并非旁人。”魏无羡愣了愣,死死的反抱紧了蓝忘机笑道:“嗯,我知晓,我们可是知己。”一直到魏无羡背着包袱,被江枫眠带离云深不知处的时候都还在思考,为什么蓝忘机又生气了。“唔…蓝湛怎么又生气了?他该不会是个气包吧?”身旁的暗卫闻言不由笑出了声,魏无羡才才反应过来身边有人,灵机一动转过头道:“清竹啊!你说蓝湛他为什么生气啊?我寻思我没做错什么啊?”清竹摆了摆手,看着这从小看到大的傻孩子,轻笑道:“你还小,不懂也很正常,毕竟这种事情你还没了解过,而且,这事要你自己发现才有意义。”魏无羡半懵半懂的望着清竹,点点头,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书友推荐:夺娇大王万万不可!他的暗卫恋爱从结婚开始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岁岁平安替身男配只想赚钱龙啸九疆千里宦途戏中意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升迁之路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镜中色在北宋当陪房骤落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官途:权力巅峰
书友收藏:官路红途嫁给铁哥们一品红人诱奸儿媳鸿蒙塔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绝品宏图当酒厂团队成为警界之光弹幕都以为我是大善人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他说我不配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官途:权力巅峰在北宋当陪房草原牧医[六零]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借种( 1V1 高H)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