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蓝忘机甩开魏无羡的手,转过身十分严肃的道“魏婴,你对谁都是这样一派轻浮浪子的行径吗?”魏无羡突然沉默了,摸了摸鼻子笑道“我是江叔叔的故人之子,从小就只能在阿姊院子里同仆人玩,长大些出了院子,可师兄弟们因着身份关系和我并不亲近……说起来聂兄算是我【蓝启仁从清河返回姑苏后,并未让魏无羡再次滚到藏书阁去抄蓝氏家训,只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痛骂了一顿。除去引经据典的内容,简化一番,意思大概就是从未见过如此顽劣不堪、厚颜无固耻之人,请滚,快点滚,滚得越远越好。不要靠近其他学子,更不要再去玷污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他骂的时候,魏无羡一直笑嘻嘻地听着,半点没觉得不好意思,半点也不生气。】待到蓝启仁一走,魏无羡就伸起了懒腰,冲聂怀桑笑道“人我都玷污完了,现在才让我走,怕是完了吧。”聂怀桑本就昏昏欲睡,脑子现在迟钝的很,听了半天就听到一句话‘玷污完了……玷污……’聂怀桑震惊地抬起头大喊道“魏兄!你把蓝忘机玷污了?完了完了……”魏无羡捂住聂怀桑的嘴,然而一切都晚了,世家子弟们都听见了,纷纷向魏无羡投向佩服的眼神。魏无羡摆了摆手“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不等他说完,金子轩立即站了出来“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阿姊的。”魏无羡再怎么解释也都没人听了。待到蓝忘机进来时,就接受到了世家子弟们的注视礼,搞得蓝忘机一度怀疑自己的抹额戴反了。这日,【蓝忘机端坐案边,整整他写好的一叠纸,忽听窗棂喀喀轻响。抬头一看,从窗外翻进来一个人。】魏无羡踩着藏书阁外的玉兰树,飞身翻了进来“蓝湛,你想我了没?我可是一日三餐都在想你啊!”【蓝忘机状如老僧入定,视万物如无物,甚至有些麻木地继续整理堆成小山的书卷。】魏无羡凑到了蓝忘机身前笑道“我猜你定然是想我了,想我想的夜不能寐。呐,我猜你刚刚定是望着窗户等我进来!”蓝忘机翻了翻手里的书卷,抬头看了看魏无羡,眼神中充满了谴责。魏无羡将双手撑在书案上,歪头笑道“怎么?害羞了,神仙哥哥?”蓝忘机将魏无羡的手从书案上推了下去“你走开。”魏无羡转身坐到了书案上,贴近蓝忘机的脸庞“神仙哥哥,你这可是口是心非啊!”蓝忘机冷冷的盯住魏无羡,魏无羡勾唇一笑“我可是来给你送礼的啊!你要不要?”【蓝忘机想也不想,立刻拒绝:“不要。”魏无羡道:“真的不要?”见蓝忘机眼里隐隐露出戒备之色,他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两只兔子。提着耳朵抓在手里,像提着两团浑固圆肥胖的雪球。雪球还在胡乱弹腿。他把它们送到蓝忘机眼皮底下】“小兔兔,你看喜不喜欢?蓝湛,你看这小兔子和你多配?雪白雪白的,和你一样好玩。”蓝忘机冷漠的看向魏无羡。魏无羡坐到书案旁,抚摸着兔子“蓝湛,你可不要口嫌体正直啊!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就把它们烤了,一只也不给你留,到时候你可莫要后悔啊!”蓝忘机撂下笔,从魏无羡手中接过了兔子,放到一旁,似乎是生怕魏无羡凶性大发将这两只无辜的兔子烤了。魏无羡见蓝忘机这一动作,不禁笑到趴下“蓝湛哈哈哈哈哈你可真好玩!这兔子本来就是送你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烤了他们,哈哈哈哈哈哈哈”蓝忘机这才反应过来魏无羡是耍他的,一时间藏书阁里充满了魏无羡的笑声。【两只兔子都又肥又圆,像两团蓬松的雪球。一只死鱼眼,趴在地上慢吞吞的半晌也不动一下,嚼菜叶子时,粉红的三瓣嘴慢条斯理。另一只浑似吃了斗蟋丸,一刻不停上蹿下跳,在同伴身上爬摸滚打,又扭又弹,片刻不消停。魏无羡扔了几片不知从哪儿捡来的菜叶,忽然道:“蓝湛。蓝湛!”那只好动的兔子之前踩了一脚蓝忘机的砚,在书案上留下一条黑乎乎的墨汁脚印。蓝忘机不知道该怎么办,正拿了张纸严肃地思考该怎么擦,本不想理他,但听他语气非同小可,以为有故,道:“何事?”

书友推荐:夺娇大王万万不可!他的暗卫恋爱从结婚开始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岁岁平安替身男配只想赚钱龙啸九疆千里宦途戏中意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升迁之路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镜中色在北宋当陪房骤落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官途:权力巅峰
书友收藏:官路红途嫁给铁哥们一品红人诱奸儿媳鸿蒙塔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绝品宏图当酒厂团队成为警界之光弹幕都以为我是大善人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他说我不配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官途:权力巅峰在北宋当陪房草原牧医[六零]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借种( 1V1 高H)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