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蓝忘机愕然,但看着魏无羡远远走来的身影,只能闭上了嘴。【水鬼作祟之地名为彩衣镇,距云深不知处二十里有余。彩衣镇水路贯通,不知是小城中交织着密布的河网,还是蜘蛛网般的水路两岸密密贴着民居。白墙灰瓦,河道里挤满了船只和筐筐篓篓、男男女女。花卉蔬果,竹刻糕点,豆茶丝绵,沿河买卖。姑苏地处江南,入耳之声皆是绵软绵软的。两艘船迎面撞到了一起,翻了几坛子糯米酒,连两个船家理论起来都仿佛莺莺呖呖。云梦多湖,却少有这种水乡小镇。魏无羡看得稀奇,掏钱买了两坛子糯米酒】在蓝忘机面前晃了晃,无声的说出四个字“神仙哥哥。”蓝忘机侧过头不去看魏无羡“无聊。”蓝曦臣看到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小动作笑而不语,看来忘机这是交到了好朋友?【不多作停留,乘了十几条细瘦的小船,朝水祟聚集地划去。渐渐地两岸民居越来越少,河道也静谧起来。】魏无羡和蓝忘机一人一条船,魏无羡紧紧跟在蓝忘机身旁,生怕这一个不留神蓝忘机就甩开他。【条河道通往前方一片大湖泊,名叫碧灵湖。彩衣镇数十年来从未有水鬼作祟,近几个月却有人在这条河道和碧灵湖频频落水,货船也莫名沉水。前几日,蓝曦臣在此布阵撒网,本以为能捉住一两只,谁料想一连捉了十几只水鬼。将尸体面目洗净带往附近镇上询问,竟有好些尸体没人认领,当地无人认识。昨日再次布阵,居然又捉住不少。魏无羡道:“要说是在别的地方淹死,顺水飘到这里来的,也不大像。水祟这东西认域,通常只认定一片水,便是他们淹死的地方,很少离开的。”蓝曦臣点头:“不错。所以我感觉此事非同小可,便让忘机一同前来,以备不测。”魏无羡道:“泽芜君,水鬼都聪明得很。这样划船慢慢找,万一它们一直躲在水底不出来,岂不是要一直找下去?找不到怎么办?”蓝忘机道:“找到为止。职责所在。”魏无羡道:“就用网抓?”蓝曦臣道:“不错。难道云梦江氏有别的方法吗?”魏无羡笑而不答。云梦江氏当然也是用网,但他仗着水性好,从来都是跳河直接把水鬼拖上来。这法子太危险,肯定不能当着蓝家人的面用,传到蓝启仁耳朵里少不得又要被教训一通。他转移话题道:“如果有什么东西,像鱼饵一样能吸引水鬼自己来就好了。或者能指出它的方位,就像罗盘那样。”】蓝曦臣闻言轻笑“魏公子这想法不错!只怕是实施起来有些困难。”蓝忘机抬起头道“御剑也曾是异想天开。”魏无羡听到蓝忘机的话大笑起来“便是为了蓝湛你这句话,我也定要将这东西造出来!”蓝忘机转过头不再去看魏无羡“轻狂!”蓝曦臣尴尬的笑了笑“魏公子有此志向,当真是年少有为啊!”魏无羡笑着低下了头【刚好看见蓝忘机所乘那艘船的船底,心念一动,叫道:“蓝湛,看我!”蓝忘机正凝神戒备,闻言不由自主看向他,却见魏无羡手中竹篙一划,哗啦啦的一篙子水花飞溅而来。蓝忘机足底一点,轻轻跃上了另一只船,避开了这一泼水花,恼他果然是来玩笑打闹的,道:“无聊!”魏无羡却在他原先所立的那只船的船舷上踢了一脚,竹篙一挑,将船只翻了个面,露出船底。而船底的木板上,竟牢牢扒着三只面目浮肿、皮肤死白的水鬼!离得近的门生立即将这三只制住了。蓝曦臣笑道:“魏公子,你怎知它们在船底的?”魏无羡敲敲船舷:“简单!吃水不对。船上刚才只站了他一个人,吃水却比两个人的船还重,肯定有东西扒在船底。”蓝曦臣赞道:“果然经验老道。”魏无羡竹篙轻轻一拨水,小船飞驶,划到与蓝忘机并列。两船相邻,他道:“蓝湛,刚才我不是故意泼你水的。水鬼可精了,要是我说出来了,它们听见就跑了。喂,理我呀。看看我嘛蓝二公子。”蓝忘机纡尊降贵理了他,看他一眼,道:“你为何要跟来?”魏无羡诚挚地道:“我来给你赔礼道歉。昨晚是我不对,我错了。”蓝忘机印堂隐隐发黑。估计是还没忘记之前魏无羡是怎么给他“赔礼道歉”的。魏无羡明知故问道:“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别怕,今天我真是来帮忙的。”一名门生喊道:“网动了!”果然,网绳急剧一阵抖动。魏无羡精神一振:“来了来了!”黑色丝绸般的浓密长发在数十艘小船边齐齐翻涌,一双双惨白的手掌扒上了船舷。蓝忘机反手拔剑,避尘出鞘,削断了船舷左侧十几只手腕,只留下手指深深抠入木中的手掌。正要去斩右侧的,一道红光闪过,魏无羡已收剑回鞘。

书友推荐:夺娇大王万万不可!他的暗卫恋爱从结婚开始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岁岁平安替身男配只想赚钱龙啸九疆千里宦途戏中意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升迁之路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镜中色在北宋当陪房骤落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官途:权力巅峰
书友收藏:官路红途嫁给铁哥们一品红人诱奸儿媳鸿蒙塔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绝品宏图当酒厂团队成为警界之光弹幕都以为我是大善人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他说我不配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官途:权力巅峰在北宋当陪房草原牧医[六零]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借种( 1V1 高H)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