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夜里正在绣花的江厌离收到消息,江枫眠要收魏无羡做大弟子,今后同江晚吟一起习武修行。听到这个消息江厌离捏断了一根绣花针,呵,这江枫眠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太聪明。将魏无羡和江晚吟放在一起……凭江晚吟那心性,这是在报复故人?江厌离眯了眯眼,命下人将熬好鸡汤装起来,到江枫眠的书房去请个安。江厌离跨进大堂看见正在议事的江枫眠,只好现在一旁等待中途休息“阿离请父亲安。”江枫眠这才看到江厌离“阿离这是?”江厌离将汤递到江枫眠手上“阿离看父亲和诸位长老现在还在忙碌,便安排厨房炖了鸡汤,给父亲和诸位长老补补。”江枫眠欣慰一笑“辛苦阿离了,今天你母亲的事你莫要惦记在心上啊!”瞌睡了便有人送枕头,江厌离轻笑“阿离怎敢,想来母亲也是听信了小人之言,不过虽是谣言父亲还是避着些好,就今个还有下人说父亲将阿婴和阿澄安排在一起修行是……”说到此处江厌离急忙帕子按住嘴角“是阿离多言了。”江枫眠闻言面色难看,但是在众人面前不好发作,只好示意江厌离退下,江厌离告退的时候看了大长老一眼,收了钱是时候该做些有用的事了吧?,去lofter看☆、若是一切都安稳进行,江晚吟和魏无羡怕是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可老天偏偏不给这个机会。这日,金夫人带着金家嫡子金子轩来到,莲花坞见见故友。早上魏无羡给江厌离请安的时候还半开玩笑问江厌离“阿姊不去看看自己的未婚夫吗?”江厌离喝汤的手一顿,轻笑道“若是见了,中意了……阿婴怕是要多个人管了。”魏无羡撇了撇嘴,冲江厌离撒起了娇“啊……阿姊,是你找个未婚夫,又不是给我找个爹!”江厌离放下碗筷,轻敲了下魏无羡的额头“你呀!”魏无羡装作被敲疼了的样子,捂着额头“啊呀!阿姊打人了,阿婴走了。”说完就跑了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顺几块糕点,江厌离在背后轻笑“阿婴,你跑慢点。走路的时候别吃东西,当心噎着!”魏无羡回过头冲江厌离挥了挥手,示意明白了。一直到晚膳的时候魏无羡都没有回来,江厌离起初以为魏无羡是交到了新朋友玩疯了,可是越想越不对劲。这才从下人嘴里得知,金夫人下午便早早回兰陵了,那么魏无羡究竟去了哪里?江厌离将院子的下人通通派了出去寻找魏无羡,可是看着已经飘起了雪花的天,心里越发的不安,最终还是自己拿着灯出去寻找魏无羡。“阿婴!阿婴你在哪里啊!”江厌离找遍了大半个莲花坞,最后只剩下这片林子了,江厌离不断祈求一定要在,一定要在啊!突然林子里传出微弱的声音“阿姊!我在!”江厌离寻着声音,来到了一棵树下,抬起头就看见鼻青脸肿的魏无羡,江厌离吓得灯都不要了,急忙伸出双手想要接住魏无羡“阿婴,你怎么搞得?”魏无羡小心翼翼的下了树,被江厌离抱了起来。江厌离撩开挡在魏无羡眼前的发丝,终于看见了魏无羡伤成了什么样子“阿婴……谁干的?”魏无羡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转过头不说话“阿婴,你告诉阿姊谁干的?是金子轩?”魏无羡闻言连忙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不是,不是……是……是江澄。”听到这话江厌离感觉脸上有些凉,抬手一摸才知道她落泪了,自从那个雨夜后她再也没有真心的流过泪,而今天她流泪了。江厌离抱起了魏无羡向院子里走去“阿婴不怕,阿姊一定给你讨回公道。”魏无羡趴在江厌离肩上摇了摇头“阿姊,不用了,我没事的。”江厌离没有回话,只是加快了步伐。刚回到院子,江厌离急忙派人去找医师,自己则端了盆热水,小心翼翼的给魏无羡擦起了脸,看到原来同糯米团子一样白白嫩嫩的小脸上现在都是青青紫紫的样子,江厌离心疼的咬紧了下唇。好不容易医师到了,一看才知道魏无羡可不止是脸上这点伤,江厌离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失败,竟然连个孩子都护不好,转身就冲出门向莲花坞的大堂跑去。江枫眠他们正在议事,侍卫也不敢让江厌离进去,谁知江厌离当即跪在了门前“父亲!父亲你出来看看吧!”许是江厌离的声音传到了大堂内,江枫眠带着一众长老走了出来。

书友推荐:偏执攻怀了颗蛋以后万人嫌神探凭亿近人他说我不配投喂流放罪臣后,她被迫现形了不乖(姐夫,出轨)宋相思楚辞私吻蝴蝶骨望门娇媳镜中色夺娇穿成恋爱脑女配小姑姑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我全家都是灭世BOSS主角攻受拒绝恋综修罗场骤落一品红人被活埋三年:我死了,他疯了!岁岁平安
书友收藏:官道征途:从跟老婆离婚开始借种( 1V1 高H)他说我不配直上青云娘娘总是体弱多病触手怪她只想生存嫁给铁哥们官梯险情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被嫡姐换亲之后官路红途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替嫡姐爬上龙床,她宠冠后宫龙凤猪旅行团官途:权力巅峰一品红人强者是怎样炼成的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姜暄和慕容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