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啊…你过年回浙江的话,”秦宵突然懊恼地叹了口气,“那我岂不是见不到你了…”秦宵从背后紧紧抱住他,脑袋埋在他的颈间,像只大狗勾。“哎呀…”林晓执尝试着挣扎了下,“你松手呀,还在公司呢!”虽然这一层楼并没有多少人了。但是去楼下吃饭的李秘书随时都有可能会回来的啊!“下班了!”秦宵耍赖地不撒手,“可以随便抱!”“乖啦乖啦。”林晓执反手摸摸他的头,恋爱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胆子好像越来越大了,调皮地哄着他说,“狗狗乖,我们回家再抱啊。”秦宵这才松开,帮林晓执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收进包里,催促着他回家。132介于前车之鉴,林晓执坚决认为不能轻易回家。于是半路提议去买年会要穿的衣服。牵着秦宵的手走在一楼的精品店里,林晓执突然停下来,眼睛在彼此之间打量。“怎么了?”秦宵问。“没什么…”林晓执突然神情复杂地看了看秦宵,对了对手指,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就是吧,突然觉得,你看吧,我们俩,差了那么多岁,一起逛奢侈品店…”差了那么多岁…?“差了几岁啊?”秦宵咬牙,欺身微笑着问。林晓执危。林晓执满脑子都是这句话。讨好地傻笑着摆摆手。“没有没有,我瞎说的。”心里小声地替自己辩解。怎么也差了九、十岁的样子吧。又不像父子,牵着手肯定也不是兄弟。进了奢侈品店,看着秦宵一身的打扮,店员端来的杯子上还印有秦宵的名字。真的很容易被误解为金主和金丝雀的好不好…133结果就是,林晓执好像一不小心沉迷于角色之中了。换了一身礼服出来,林晓执咬着唇,坏主意闪过脑海,蹭到沙发上的秦宵身边,靠着他的手臂,捏着嗓子娇声喊了一声,“秦总~您觉得我穿这身好看吗?”秦宵挑眉,视线从屏幕上订机票的页面收起来,眯着眼打量着他,“我觉得啊…”秦宵摸着下巴,左手略显色情地放在他的大腿上,光明正大地摸了摸。趁着陪男朋友玩角色扮演可以尽情耍流氓的宝贵机会,秦宵凑近他耳边,暧昧地低语,“你不穿更好看。”…林晓执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店员小姐们的反应,决定有生之年再也不尝试调戏秦宵了。他只可能被反调戏…134拎着袋子从精品店出来,林晓执耷拉着脑袋。花自己赚的钱虽然爽但依然会肉痛呜呜。只能安慰自己一套好西装可以穿很多年了…秦宵提醒他系上安全带,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对了,机票我给你买好了,正好航空公司有用里程数免费升舱的活动。”林晓执眨着大眼睛看了看他,张开手紧紧地环住了秦宵,给大狗狗顺了顺毛。对我好哪有那么恰巧。他怎么可以这么坏啊…135“你到啦?好的!”,林晓执歪头夹着电话,一边手忙脚乱地扣上西装扣子,对电话那头的秦宵说,“我马上下来!”林晓执挂掉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没什么时间纠结了。他最后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东西,把它们匆忙塞进了西装的口袋里。年会通常以总裁的发言开头,又以总裁的发言结束。中间穿插着舞会,酒会以及领导讲话。简明扼要的发言之后由总裁夫夫来跳开场舞,随后想要跳舞的人都可以加入舞池。秦宵和林晓执站在一旁,秦宵饶有兴味地看着舞池中随着热情洋溢的音乐摆动身体的市场部樊经理,一边同林晓执提起自己的“心酸往事”。之前那些年,因为秦宵没有舞伴,所以就直接成为了公司的工具人。公司安排他和谁跳他就和谁跳。有一年,因为财务部和市场部的关系闹得有点僵,为了缓和两个部门的关系,安排酒会的人直接让两个部门的头“共舞”。“他五十多岁了,那个肚子大的…跳舞的时候都差点顶着我哈哈哈。”秦宵低头和他耳语,和恋人分享他缺席的那些回忆。舞池灯光变幻,音乐节奏渐缓。林晓执鼓起勇气,伸出手掌,抬头看着他,会场璀璨的灯光照得他眼底波澜闪烁。“ayi?”秦宵不知不觉站直身体,把水杯放到路过的使者手中的餐盘上,整了整领带。虽然完全没想到林晓执会主动愿意跳舞,但是…秦宵握住他的手掌。“ypleasure”136这种节奏的音乐就是哪怕是没有任何准备的人也能顺着旋律找到舞步慢摇。

书友推荐:偏执攻怀了颗蛋以后万人嫌神探凭亿近人他说我不配投喂流放罪臣后,她被迫现形了不乖(姐夫,出轨)宋相思楚辞私吻蝴蝶骨望门娇媳镜中色夺娇穿成恋爱脑女配小姑姑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我全家都是灭世BOSS主角攻受拒绝恋综修罗场骤落一品红人被活埋三年:我死了,他疯了!岁岁平安
书友收藏:官道征途:从跟老婆离婚开始借种( 1V1 高H)他说我不配直上青云娘娘总是体弱多病触手怪她只想生存嫁给铁哥们官梯险情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被嫡姐换亲之后官路红途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替嫡姐爬上龙床,她宠冠后宫龙凤猪旅行团官途:权力巅峰一品红人强者是怎样炼成的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姜暄和慕容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