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500中文网>诱奸儿媳>70舔指

手指收拢,陈念惜非常渴望能够抓住些什么,以免在灭顶的高潮下迷失了自己,那种被放逐的飘忽感令人沉迷又害怕。

纤白的手在白苏背上无意识地抓着,最终她她手里攥到了什么,那是一缕白苏的长发。

滑滑的,缠绕在指尖,她收紧手心,觉得很是心安。

她在座椅里小幅度扭着,似躲避又似迎合。

娇柔的呻吟从鼻腔里哼出来,软乎乎地拉长了调子。

鼻尖冒了汗,就连眼皮都是湿润的,肌肤像是被烤熟了般,热哄哄的。

眼睫是夜色做的笔,一笔笔勾勒描绘出来,纤长卷翘。

白苏灵巧的舌一寸寸舔过陈念惜馒头穴的每一条缝隙,每舔一下,陈念惜就抖一下。

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勾肩搭背唱着歌经过,还朝坐在ioper驾驶座上的陈念惜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陈念惜早在他们靠近前用蓬松的裙摆将白苏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还装作等人似地将电话放到耳边,没去理那群人。

白苏自然也是听到外面的动静的,等那群男女走过,她便加快了攻势,陈念惜夹着她的头,抖着腿抽动,沙滩上的那团篝火闪烁个不停。

夜空高远幽深,镰刀似的弯月高高悬挂着,时间似乎凝滞住了,海风拂在脸上的触感清晰到极致,陈念惜甚至能够感受到从毛孔沁出的薄汗是如何在沁凉的晚风下蒸发的。

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陈念惜有一种满足到极致的飘忽,那一刻心境无比平静,所有喧嚣吵闹烦恼都远离了她。

白苏从她双腿间抬起头时,脸因为缺氧而通红,唇周一片濡湿,昏暗的光线下眼睛格外的亮,精怪似地直勾勾地盯着她。

“感觉这么好?”

她声音沉沉的,带着很轻的沙哑,是经过时间洗涤留下的性感。

白苏执起陈念惜的手,放在唇边,唇瓣轻轻地压过,微张的唇呼出潮湿的热气,指尖很快潮湿,传来一阵酥麻。

陈念惜舒服得连手指都懒得动,只从鼻腔懒懒地哼出一声以作回应,她垂着眼悠悠地看着白苏,和白苏幽深目光对视的一瞬,宛如电光火石闪过,浑身猛地一僵,接着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朝外冒着热气与薄汗。

软塌的腰身一下就坐直了起来,陈念惜目光紧涩,正欲抽回手,手腕却被牢牢桎梏着。

她见白苏笑着含入自己的手指,唇舌蠕动着将两根细细的手指紧紧裹吮住,两腮因收紧而凹陷,五官稍稍扭曲变形,看起来绮丽又怪异。

手指在白苏嘟圆的嘴唇里进进出出,带出一片晶莹的潮湿,被高热的口腔含吮着,被嘬得发红发热,在昏暗的环境下上半截手指的颜色深了不少。

鼻尖热了,沁出潮湿的汗,风一吹,蒸发的汗液带去了热量,接着鼻尖又变得凉凉的了,如此反复,在这一热一凉中,陈念惜也不自觉地用手指往下压了压白苏柔软的舌面。

舌尖温柔又细致地舔舐过手指皮肤上的每一条纹路,往指甲缝里轻顶

软软的酥,阵阵的麻,手指都要热融融地化成一滩了,陈念惜的呼吸愈渐急促、凌乱,目光如火,僵直的身体也软了下来,没骨似的瘫在椅背上。

眼睛酸涩至极,但陈念惜却舍不得眨眼,她的手指在此刻化成了性器官,她可以毫不掩饰欣赏着白苏是怎样吞吐、含吮她的手指的。

那种汹涌的激荡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陈念惜看得太认真,想要把白苏脸上每一丝细微的表情都印在脑海里,以至于她会出现短暂的幻觉。

她恍惚看见丝丝缕缕的妖气从白苏黑洞洞的七窍溢出来,心下一惊,等她再定睛看去时,又是,虽然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真切,但终归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灵异事件的。

消毒的湿巾是车上必备的重要物品之一,白苏给陈念惜的手细细擦拭,刚开始只是手指,后面整只手都擦了一遍。

书友推荐:夺娇大王万万不可!他的暗卫恋爱从结婚开始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岁岁平安替身男配只想赚钱龙啸九疆千里宦途戏中意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怎么都想欺负恶毒女配(NPH)升迁之路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巅峰红颜:从咸鱼翻身开始镜中色在北宋当陪房骤落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官途:权力巅峰
书友收藏:官路红途嫁给铁哥们一品红人诱奸儿媳鸿蒙塔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绝品宏图当酒厂团队成为警界之光弹幕都以为我是大善人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他说我不配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官途:权力巅峰在北宋当陪房草原牧医[六零]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借种( 1V1 高H)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