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高屿答道:“如果你不想起床,我也可以自己去。”

下一秒,尤泽尔就掀开了被子,直挺挺地坐在了他的面前,睁大了眼睛说:“屿,埃里克斯会和你一样喜欢花衬衫吗?”

高屿:“……”

他差点笑出了声。

最后,他们还是穿上了埃里克斯喜欢的太阳花衬衫,戴上了墨镜,开着平时基本不出停车位的敞篷车出了门。高屿知道,埃里克斯一定也不会穿着正儿八经的西装和他见面。

车辆稀少的路段上,尤泽尔加快了速度往前跑,猛烈的风把他们的头发往后吹,一切不愉快似乎都被抛在了脑后。

慢慢地,风变得更加湿润起来,远远的就能听见海浪翻涌的声音。轮船的鸣笛声由远及近,尤泽尔放慢了速度,平稳地把车开到了港口。

他看着一动不动望向出口的高屿,想了想问道:“屿,埃里克斯现在是什么样的?”

高屿果然回过了头,眼神变得柔和些许,说道:“他长得很像母亲,但是现在黑了很多。”

“噢~长得像桑切尔夫人的,有点儿黑的Alpha。”尤泽尔趴在方向盘上,看着高屿的侧脸问:“那么头发呢?我记得他小时候的照片和我一样是卷发。”

“是的,他是自来卷。”高屿笑道:“如果是刚洗完头发,他的脑袋看起来就像泡面碗。”

尤泽尔笑了笑,视线却是落在高屿身上的。

联邦的土著很多都带着不同程度的自来卷,这已经算不上什么特色了,但高屿是东方人,他的头发就像世界上最昂贵的黑色缎带一样,又像闪耀着光芒的黑曜石,让尤泽尔移不开眼。

路过的人们行色匆匆,偶尔有人会注意到他们这边,但因为他们的穿着与平时差别太大,所以总需要辨认多一会儿。所以很快,他们就会被老布莱德的人表情凶狠地赶走。

埃里克斯的船在两点过了十分才停靠在岸边,虽然一下船就能走到他们等的这个地方,但高屿还是忍不住下了车。

出口的铁链放下,乘客蜂拥而出,每个人的脸上或好奇或疲惫。

高屿伸长了脖子望着狭窄的出口,一分钟的时间似乎也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尤泽尔看到他往前迈了一步。

“埃里克斯!”高屿低低喊了一声,但他不敢太明目张胆。

尤泽尔顺着他看的方向望过去,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高度突出的男人。

埃里克斯的身材比他想象的还要壮硕,低胸的白衬衫大咧咧地开到了胸口以下,露出紧实的胸肌,但腰腹却仍然把衣服往外撑。

他的皮肤果然是黝黑的,但带着健康的活力,像泡面一样的小卷发在后脑处扎了个小辫子,因为伤了腿,所以走路有点跛。

对方似乎也看到了他们,下一秒就高高扬起了……嗯?

尤泽尔眨了眨眼,看清楚了那是一支……呃,拐杖?

【作者有话说】:红包!

第116章你想再逃一次课吗?

“嘿!屿!”

埃里克斯激动地朝他们走来,但是拄着拐杖走路实在太慢了,所以他干脆把拐杖夹在了胳肢窝底下,自己一蹦一蹦地朝他们跳过来。

尤泽尔看着面前这个亚麻色卷发的男人,五官确实很像桑切尔夫人,所以他惊讶得下巴都掉了。

这个人的性格看起来和高屿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记得高屿可一直都不喜欢这样不顾自己形象的人。

高屿连忙走上前去,他接过了埃里克斯的拐杖,并且毫不犹豫地打开手,让埃里克斯可以拥抱他。

“屿!我可真想你,最近过得好吗?”埃里克斯在他背上拍了拍,豪迈地说。

“咳……很好,我也很想你。”高屿虽然被埃里克斯不太温柔地对待,但也开心极了。

“噢?”埃里克斯注意到他的眼睛,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要哭鼻子了高屿少爷,那么我们应该赶紧回车里去,我要给你看看我在海岛上的收获……”

埃里克斯说一半,然后就注意到了高屿身边站着的男人。转头的一瞬间,尤泽尔仿佛看到他的表情变得深沉和严肃,一点儿跟高屿开玩笑时的平易近人都见不到了。

他不由得顿了下,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当埃里克斯的视线在尤泽尔身上打量了一圈后,很快他就恢复了亲切的表情,问:“让我猜猜……你是尤泽尔吗?”

尤泽尔点点头,伸出手礼貌地说:“是的,下午好,埃里克斯先生。”

“噢,下午好……原来我弟弟的伴侣就是你。”埃里克斯握住他的手,又多看了尤泽尔两眼,然后才评价道:“好吧,是很帅气,不愧是S级Alpha,比照片上的帅多了。”

书友推荐:过天门反派就是这样子的惊悚乐园修订直播被剧透历史的千古一帝,今天也很尴尬穿唐后,导师和我面面相觑他说我不配惊,我在求生游戏做关系户直上青云官狱从太监到皇帝小夫郎他旺夫呀官途:权力巅峰骤落最废皇太子官梯险情这个豪门,我不想要了!亿万富豪重塑新宋:从携带百亿物资开始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权力巅峰:从城建办主任开始
书友收藏:和竹马协议闪婚后误入官路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凌云天途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仕途高升米花的猫咖也危险!官路扶摇玄幻:我就造个游乐场怎么成仙了别惹小哭包直上青云亿万富豪步步升云特工易冷燃香纪官路红途师娘,请自重我在古代替弟充军我有九个美女师娘会破案的我,成了世界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