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真子,外面好漂亮啊。”

我拿起手机打开自拍与连拍模式,拉住他的衣袖:“那、来个POSE,我们拍张照。”

他转过来思索两秒,凑到我身旁,熟练地把滤镜和参数调好,高兴地比了个耶。

笑意止不住漫出来,我同样弯起眼睛,摁下了快门键。

我们到达白滨町,放下行李时正巧是下午三点出头。接待的老板娘看在我们之间悠悠晃了两眼,扬起笑意介绍道,说旅馆离海水浴场不远,现在赶去正巧能看到日落。

“很漂亮,如同油画。”

最简单的词句反而勾勒出最令人心向往之的画面。

白滨町的海朝西。

于是我们便沿着航道的方向一路向西,走过了长长的坡道,白色的栏杆外是山、绿意、与樱花。

我们的头发上都浮着一层光圈,泛出淡淡的光,发现这一点后铃屋朝着我拉开笑颜,攥着我的手摇晃,说,有一种今天会超级幸运的预感。

我忍住瞥向一眼衣服口袋里求婚戒指的冲动,开始思考他是不是猜到了我的准备。毕竟,他几乎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不过,猜到就猜到吧。

上坡后便是平缓的下坡,失去遮挡后视野变得更为开阔,长长的海岸线边沿似乎触手可及,远远望去泛着雪色的白。

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我们聆听进入了海水浴场的细则。我们今天并不准备下海游泳,所以拎着鞋踩上了沙滩。

沙滩是浅色的,赤脚踩上去是即将陷落的柔软触感,偶尔会碰到有些尖锐的,却闪着细光的贝壳碎片。铃屋牵着我小心地避开,一直向前,直到蓝白分层的海色印到眼帘,席卷着雪白的浪花铺到我们的脚底。

我从未如此真切地接触海洋,在我的心中它几乎与深邃神秘的深海挂钩。而真正触碰到时,发现海也是顽皮的。它们分层着重重叠叠地向前跳跃,推平了不规整的沙面。我们兴致勃勃乐此不彼地踩下去,留下各自的脚印,一个浪花打来,又几乎成了平面。

傍晚的海水不是想象中的刺骨,而是绵柔的,留着余温的暖热。暖意的源头来自于地平线的另一头层,寰宇之外的金色璀璨的太阳。它的周围绕着大片赤红的火烧云,如同燃尽天空的火焰。

“真子,我喜欢这里。”

浪花一轮一轮地打过来。走累的我们抱着膝盖倚靠在一起,眺望着远处的日落。铃屋的下颌靠着我的肩膀,这样小声地对我说。赤红的眼睛转过来了,那么明亮。

他静静地微笑着,似乎在等待些什么。

我一眼读出了他的想法。

要在这里吗?

预订餐馆里的安排求婚仪式似乎用不上了。不过,只要铃屋喜欢,我爱的人喜欢。无论在哪里也无所谓吧。

这样依偎着,环着我的肩膀,铃屋半个人都重量都靠了过来。我也没有像正规仪式那样选择单膝跪地,掏出戒指,而是缓慢地靠了过去。

“什造。”

我看向他,紧张、认真而郑重地询问。

“请问。。。。。。你是否愿意与我共度余生?”

漂亮的笑靥拉开,白皙的面容同样泛着红。夕阳似乎也沾染上我们的脸颊,同样生出滚烫的热意。

“当然愿意。”

铃屋这样说,跃动的光斑在红眸中游移,两者交织着淡淡的粉,似乎在其中能够看到将来玫瑰色的生活。

他抢先一步期待地勾勒了起来,“真子,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吧。”

对不确定性事件我很少作出判断与承诺,但在此时此刻,我止不住地微笑了起来,重重地点头肯定。

“嗯,一定会的。”

我想,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一起共度余生,一起走过漫长的人生旅途。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完满的未来。

书友推荐:伪装大佬那些年他说我不配开局被罚守皇陵,出世就弑杀女帝穿越最强昏君陪你度过反派就是这样子的肥妻逆袭,禁欲长官求我生崽这个豪门,我不想要了!穿唐后,导师和我面面相觑直播被剧透历史的千古一帝,今天也很尴尬怪物复苏亿万富豪触手怪她只想生存别惹小哭包骤落九份婚书:我的师父绝色倾城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岁岁平安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二嫁高墙:纨绔小侯爷他超惧内
书友收藏:权路迷局:绯色官途官运:从遇到美女书记开始亿万富豪苟在修真世界惊悚乐园修订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仕途高升天仙师娘耀世风云怪物复苏米花的猫咖也危险!修仙皇朝云婳谢景行我有九个美女师娘轮回剑主师娘,请自重千里宦途我的绝美师娘别惹小哭包当明星从跑龙套开始